首席大弟子的传奇经历:Q-zone

2008年10月在北京举办了中国国际版权博览会,腾讯首席行政官陈一丹在其中的国际版权论坛中发言,他向现场六百多名嘉宾介绍腾讯的产品,第一个讲的就是Q-zone,考虑到现场有超过半数是海外人士,并不了解腾讯,他用“中国的Facebook”来描述Q-zone,并称“已经有2亿活跃用户了”。当时Facebook的活跃用户刚刚突破1亿,以至于在场的几乎所有西方人士啧啧称奇,有人直接发出了惊叹声。而在场的国内人士大都面无表情或者偷笑。

但令所有业内人士没有想到的是,到了2009年,Q-zone华丽转身,由一个类博客产品完全转型成了一个社交网络产品,并飞跃式发展,如今已经是腾讯除了IM之外的的第二大平台,每天需要处理的内部需求单就像雪片一样。

如果把Q-zone比作一个武侠世界的人物,可以说,这个人自幼游学天涯,见多识广,是个博而不精的杂家。然后家道中兴,忽然天降大任,于是正儿八百了拜了师,成为“社交网络”门下的大弟子。如今学有大成,自成一派,已经可以独立门户了。

Q-zone的诞生背景颇为曲折,从名称可以看出,Q-zone诞生时的使命是帮助QQ对抗MSN,Q-zone对应MSN-space。但MSN-space结合微软的“live战略”,是要发展成一个具有媒体属性的博客阅读社区——2005年想做这件事的企业很多,最后新浪胜出,连第二名的生存空间都没给。而MSN-space后来更是死得透透的,2010年微软宣布彻底关闭这一服务。

本来准备应对强大对手的武器,结果对手还没上阵就败了,尴尬的就是这件武器了。Q-zone便找了当时比较流行的“赛我小窝”为模型,作为今后发展方向。这一转型为腾讯的虚拟物品销售业务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持,也成为了腾讯社交网络初始数据的来源。在Facebook一年亏损5000万美金的时候,Q-zone已经可以通过销售虚拟物品获得数亿美金的年营收。

唯一的负面影响是,因为包括“非主流”在内的多种文化因素,Q-zone令腾讯离他们想要的高端用户又更远了一步。

但时代是会变的。2008年Facebook因美国总统大选跃入主流视野,顿时从一种“互联网上的新鲜玩意”变成了输出价值观的工具。此时已经没有人怀疑未来是属于Facebook的。腾讯此时虽然在游戏上已经有不错的成绩,但是IM+TIPS的平台,还是不足以在属于Facebook的时代保住自己的地位。腾讯需要一个甚至是多个产品把IM上碎片化的社交关系整合成完整的社交网络。

Q-zone无疑是最好的选择。自此,Q-zone彻底拜入Facebook门下。

这次转型异常地顺畅而成功,以致很多人根本没有意识到此时的Q-zone已经不是以前的Q-zone。在原有的产品功能中加入好友交互并不是一件难事。因为积累了足够多的初始用户和社交关系数据,Q-zone跳过了一般社交产品缓慢而昂贵的原始积累期。对于有陌生人社交需求的人群,尤其是较为低龄的人群而言,花哨的界面和易于寻找的关联好友,使得Q-zone比那些看上去更为简洁高端的产品更受欢迎。

2008年社交网络的池子还不大,试图用一种产品囊括所有用户是当时产品经理的美好幻想。但事实上一旦一个圈子里的用户数量达到某个极限,高速的流失就发生了。而Q-zone遇到这个问题的时候,腾讯给其提供了很好的解决方案。QQ校友和QQ朋友网更像是由Q-zone衍生的社交子网络。但是直到现在,Q-zone也许已经可以称之为平台,但QQ校友和朋友网,还只是应用。

有趣的是,Q-zone从一诞生起就是欲做博客而不得的状态,但很多年之后,腾讯才把Q-zone的日志单独拎出来整合成为腾讯博客。不得不说,即便是今日,在Q-zone阅读一篇严肃的政治经济类文章仍然是一件很别扭的事情。

Q-zone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如何发展也许并不是值得担忧的问题,因为整个腾讯是一盘棋,Q-zone即便停留在现在的局面,源源不断地向游戏娱乐应用输出用户和用户关系,也已经足够。

值得忧虑的应该是:没有人敢说自己要做出“下一个Q-zone”来,因为那是不可能的。没有先天的用户关系数据,没有多次转型沉淀下来的用户和技术,更加没有腾讯全局这样的靠山和变现机构。所以,Q-zone有很多的小弟和食客,却没有门徒。

回到专题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