洮州战役


长征途中,红军需要应对的,不仅仅是恶劣的自然环境,更有敌人妄图赶尽杀绝的残暴。

1936年8月,魏传递所在的红四军和红三十一军组成第二纵队,从包座向甘南挺进。途中,他们奉命固守洮州旧城。9月11日,马步芳的精锐骑兵以数倍于我军的优势包围了洮州旧城。

当时,洮州城外有4个炮楼,魏传递是机枪手,守住一角。

战斗一开始,就十分激烈。马胡子的骑兵马快、兵多、火力猛、枪法好,专门打枪眼,而魏传递的机枪位置正是重点攻击部位,敌人反复对他这边冲锋,那时魏传递已经是一个成熟的战士,一面联络友邻,报告上级,一面迎敌。

战斗中,一颗子弹擦着魏传递左颊飞过,他受伤了,营长派人把他送到城里救护包扎。后来,魏传递才知道,由于众寡悬殊,马匪的装备精良,他走之后,马胡子的骑兵速度特别快,眨眼就冲到眼前,城门口发生了一场残酷的血战:他的战友们英勇迎敌,枪挡不住了,赤膊而上,拼起刺刀。

天边红云惨淡,阴风怒号,洮州城被敌人重兵围得铁桶一般。但魏传递的战友们没有一个退却,子弹打完了,他们就拆城楼上的砖对付敌人,到最后,城上的炮楼都被战士们拆平了,那些炮楼上的战友们,再也没能撤到城里来,而三营的全体人员,除了魏传递等十几个第一批送入城里的伤员外,包括指挥战斗的营教导员和团政委在内,全部粮弹耗尽,英勇捐躯。情况紧急,魏传递等负伤的战士也全部到城墙上参加战斗。

就这样,在苦撑7天7夜后,眼见城破在即,远处忽见飞尘滚滚而来,救兵来了!许世友将军带着骑兵师赶来急援!其实,人来的并不多,但声势很大,马胡子的人被红军的气概吓退了。

战斗结束了,魏传递和他幸存的战友含着悲愤掩埋烈士们的遗体。烈士们头、颈、胸部,都留有马匪第二次枪击或刀劈砍的痕迹,一些战士甚至被蜂拥而上的匪徒们肢解,惨不忍睹。站在烈士们面前,魏传递和幸存战友们发誓:继承烈士未竟的事业,报仇雪恨,告慰九泉!

洮州旧城一战,守城红军虽然损伤惨重,却保证了第二方面军顺利通行。战斗结束次日,魏传递所在部队整编后又迎着朝霞出发了,他们心里默念着:“向北,向北……”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