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不是房间里的空调开得不够低?好…好热…


豪门第一宠:大叔,求放过

作者:良辰夜

“舅舅,那个人真的愿意买我的插画吗?”

百里夏抱着自己花了整整一个月画出来的插画集,看着走在自己前头的中年男人,依旧有几分忐忑不安。

对方要买她的插画,为什么不在网上直接交易,非要亲自见上一面?

尤其,当走进这家酒店,看到富丽堂皇的酒店大堂之后,忽然之间,她就有点胆怯了。

“舅舅……”她扯了下一直走在自己前头的何安东,眼底闪着不安。

“舅舅,我……我们为什么要来酒店谈生意?”

“人家是来这里出差的,当然要住酒店。”何安东有点不耐烦。

在电梯门开了之后,推了她一把,有点粗鲁地将她推进电梯里。

“你到底还想不想卖?人家出了这么高的价格,错过这个村就没那么店了。”

为了等会就能拿到的钱,何安东还是耐着性子哄着。

“你妈妈马上就要做手术,这笔钱咱们急用,是不是?”

百里夏虽然认同,但,她还是感觉很不安。

何安东不理她,等电梯在二楼停下,立即牵了她往指定的酒店房间走去。

当看到守在房间门外那两个身穿黑衣黑裤的保镖后,百里夏更不安了,莫名就想逃。

为免夜长梦多,何安东在其中一个保镖开了门之后,立即拽着百里夏进门。

总统套房里,一个男人坐在沙发上,但却不是买主,买主在洗澡。

男人给百里夏倒了杯温水后,何安东热心地端到她面前。

之后两个人出了门,百里夏一个人被丢下来了。

好在房门敞开着,这点至少还能让百里夏安心。

远处浴室隐隐传来喷浴花洒落水的声音,这声音让百里夏莫名有点畏惧。

回头往门外望去,却始终不见舅舅回来。

她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场面,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办。

忐忑不安之下,她端起茶几上的温水,不知不觉间就喝了大半。

舅舅还是没有回来,百里夏有点坐不住了,正想要离开去找何安东。

可就在这时候,浴室的门忽然被人打开,一道身影从里头出来。

见到慕枭九的第一眼,百里夏彻底就惊呆了。

活了十八年,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帅这么好看的男人。

刚洗过澡的男人不过披着一件浴袍,湿漉漉的刘海乱乱地落在额前,狂野气息十足。

他的五官,百里夏找不到语言来描绘。

只知道,全世界最杰出的艺术家都没办法雕刻出这么完美的一张脸。

粗浓的剑眉,长长的睫毛覆在深邃的眼眸之上,高挺性感的鼻梁,比女人还要好看的薄唇……

整张脸,整个人,好看得如同一幅浓墨山水画,让人看一眼,再也移不开目光了。

可是,这个男人……好冷!

一股深入骨髓的冷,冷得让她止不住打了个寒颤,心里更加不安。

男人举步向她走来,这一刻不知道是因为对方太帅气,还是因为别的什么,百里夏竟莫名觉得头有点晕乎乎的。

似乎……似乎连身体都热了起来。

好像有一团火焰在腹部燃烧一样,一瞬间烧得她连额角都止不住溢出一层薄薄的细汗。

是不是房间里的空调开得不够低?好……好热……

“你、你好,我……我把插画集带来了。”

看着坐在对面的男人,只要看他看到得人神共愤的脸,看到他在敞开的浴袍之下那若隐若现的纠结胸肌。

百里夏便觉得唇干舌燥的,小腹间那团火焰烧得更旺了。

好热,说不出的热,热得她头脑发昏。

莫名……莫名就想扑过去,将这个帅得迷死人不偿命的男人用力抱住。

她从来不是这么花痴的人,可是这一刻……真的好想抱抱他,亲……亲他……

“啪”的一声,慕枭九手里已经多了一根点燃的香烟。

圈圈烟雾升腾,让他一张脸看起来更加朴素迷人。

烟雾背后的男人,一双凌厉深沉的眼眸在直勾勾盯着百里夏。

这复杂到让人完全看不透的目光,让百里夏的呼吸一乱再乱。

“先、先生……”

“多少岁?”慕枭九忽然开口说话。

声音如同大提琴最低音的那两根弦,低沉,醇厚,说不出的诱人。

百里夏呼吸更乱了,胸口不断在起伏,身体……越来越热。

一张巴掌大的小脸红扑扑的,又溢出一层薄薄的细汗。

她下意识抬手抹了一把额角的汗,迎上他深邃的目光:“刚……刚满十八。”

他没有说话,抬手吸了一口香烟,点点火光让他刀刻般的五官更加神秘莫测。

“先生……”百里夏有点不敢看他。

不仅仅因为看他的时候身体越来越热,更因为他眼底的寒意。

一种与生俱来的冰冷,哪怕他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也冷得让人冻彻心扉。

这个男人不仅冷,还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尊贵气息。

他只需坐在那里,一句话不说,也没有任何举动,便已经像个顶天立地的王者一样。

君临天下的气势,让人不敢直视。

百里夏惴惴不安,身体越来越热,已经热得她快要承受不过来了。

慕枭九却在此时,将茶几上的插画集拿了起来。

他靠在沙发上,交叠起修长的腿,慢慢翻阅。

那副慵懒的态度,百里夏只是随意看一眼,额角的汗又忍不住狂飙了起来。

她的身体莫名变得好奇怪,好想……真的好想扑过去抱着他。

为什么会这样?是不是……刚才她喝的那杯温水?

可是,对方却在安心看着她的画。

根本没有半点要使坏的意思,又不像是故意给她下了什么药。

身体真的热……

“你妈妈要做手术,缺钱?”

神秘尊贵的男人,磁性迷人的声音,这一切的一切,都让百里夏莫名躁动了起来。

“……是。”她揪住自己的衣角,完全不敢看他。

可是,妈妈要做手术这事,他怎么会知道的?

“真有这么缺钱?”慕枭九的视线从插画集上移开,锁在她脸上。

这张小脸红扑扑的,红得极不寻常,脸上细汗密布,很明显不对劲。

他忽然勾起唇,一抹惊天动地的笑意从唇角溢出。

这一笑,全世界所有的风景在他面前都失了颜色。

好美,说不出的蛊惑人心!

百里夏还没从他让万物失色的惊人笑意中反应过来,便听到男人冷冰不屑的声音响起。

“因为缺钱,连身体都愿意出卖?”

出卖……身体?这是什么意思?

本来浑身燥热的百里夏因为慕枭九这句话,整个人瞬间冷却了下来。

出卖身体?谁说她要出卖身体?她来这里是卖画稿的!

但,那句话的冷却效果也不过是短短两秒。

两秒之后,她的身体再一次疯狂热了起来。

刚才那杯温水一定有问题,她怎么都没想到,这些人会给她下药。

霍地站起,她再也待不下去了,一转身就要往门外闯去。

刚才和何安东一起出门的男人正巧回来。

百里夏走得太急,一不小心便直接撞到他身上。

夜华扶了百里夏一把,根本不需要费多少力气,已经将她带回到慕枭九的跟前。

“九爷。”看着慕枭九,他态度恭敬:“人已经走了。”

只是,这女孩……怎么回事?

脸红成这样,一看就知道不正常。

下药……这两个字立即跳进夜华的意识里。

不过,药肯定不是九爷下的,九爷根本不需要做这么多余的事情。

不等慕枭九开口说话,百里夏便挣扎了起来。

“放开,放开我!坏人,你给我喝了什么?放……放开,嗯……”

她真的热,药效越来越明显。

她揪住自己的衣襟,已经恨不得将身上所有衣服全脱下来了。

给她喝了什么……夜华的目光落在茶几上那杯白开水上。

看来是刚才何安东端给她的时候,顺便给她下了点猛料。

不过,很明显这女孩将责任推到自己头上。

但,九爷没说话,他不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

百里夏的意识开始有点模糊,拉着自己的领口依旧在纠结。

“九爷……”夜华看着慕枭九,眼底有着点点不安:“何安东做的。”

私自给百里夏下药,这事……九爷会不会不高兴?

当慕枭九那道淡然到,让人完全感受不到任何温度的目光扫来的时候,夜华心一抖,顿时一身冷汗。

慕枭九却没有任何责备的意思,只是冷冷瞥他一眼,目光便所在百里夏小脸上。

时间仿佛停住了,除了百里夏还在挣扎着和药性抵抗,房间里两个男人都没有说话。

不知道过了多久,忽然,慕枭九薄唇一勾。

将画册放在茶几上,他起身往远处的套房走去。

百里夏立即被人扶着跟着走了进去,身体摇摇欲坠的,仿佛随时都会倒下。

夜华只是将她扶到床边,便收回双手。

失去支撑力量的百里夏,立即倒在弹性十足的大床上。

好不容易从床上爬了起来,一回头,竟看到那个被叫做“九爷”的男人背对自己,站在酒架旁。

他的手里,还拿着盛满红酒的杯子。

杯中猩红的酒液被轻轻晃动,随后,他抬起手,慢慢浅尝。

她真的怕,知道自己已经进了狼窝。

这一刻再不逃,再也没有机会了。

摇晃着越来越沉重的脑袋,她挣扎着从床上爬下去。

好不容易爬到大床边缘,却脑袋一晃,一不小心滚向地面。

一双有力的大掌在她落地之前,将她接了回来。

他只是随意一扔,女孩已经再次回到床上。

这次她回头,慕枭九高大的身躯已经站在床边,正居高临下看着她。

冰冷的墨眸里闪烁着点点邪魅的气息,声音依旧醇厚好听,却吓得她心脏一顿收缩。

“你舅舅已经把你卖给我,还想去哪?”

卖给他?

“不是,我不是……”百里夏真的慌了。

男人往那里一站,立即如同天神矗立一样。

高大,冷漠,邪魅,眼底还有一抹复杂的光亮。

她看不懂,也不想看懂。

“我不卖身,我、我要回家。”

百里夏慌忙要从大床另一边爬下去,但,小腹那团火焰却烧得她浑身无力,连爬都爬不起来。

“卖不卖,恐怕轮不到你。”

男人冰冷的声音依旧在头顶上方传来,话语中还透着点点凉飕飕的笑意。

“百里夏,十八岁,家住连维港,养母何心洁有心脏病,正在等钱做手术,手术费用至少要三十万。”

在百里夏惊恐的视线里,他随手一扬,一份协议落在她面前。

百里夏伸出无力的小手,将协议书取来。

白纸黑字看得有点头晕脑胀,但,至少还能看懂大概的意思。

一个叫夜华的男人,帮她付清妈妈的手术费。

手术明天就能做,但,代价是……做九爷一年的情人。

一年!

“不!我不要!我……”

她要用力将协议撕毁,可他只是随意一勾长指,协议已经被他重新夺回手中。

随手将协议丢在床头柜上,慕枭九忽然弯身,一把扣住她纤细的手腕。

“不要,不……嗯……”

他的大掌有点凉,却在扣上她手腕之后,忽然变得滚烫。

一冷一热,让她意识更加模糊了。

好想让他抱着自己,好想……好想被他压在身下……

都是药的作用,这不是她!

百里夏用力甩了甩头,想要从他手中逃脱,耳边却忽然传来衣服被撕裂的声音。

嘶的一声,女孩雪白细嫩的一片肌肤顿时呈现。

百里夏被吓得浑身颤抖,男人眼中蕴欲的光芒却瞬间黑亮起来。

他其实……有点讨厌女人的身体。

如果不是为着某些目的,他不会碰她。

但,眼前女孩一双写满惊恐不安的眼眸,那张干净纯透的小脸,却莫名让他升起点点燥热。

她像只受惊的小动物,在他的床上颤抖不已。

而他,如同游走在黑夜中的猎豹,正在饶有兴味地盯着自己的猎物。

“不……不是我签的,协议不是、不是我……”

可是,上头的签名那么熟悉,却又真的是她的笔迹。

为什么会这样?难道、难道是舅舅?

之前舅舅跟她说,要卖她的插画集,有一堆协议要签。

她等着赚钱给妈妈做手术,心里焦急,只是看了开头几页就将协议全部签了。

一定是舅舅,一定是他在卖插画的协议中,暗中掺杂了这份卖身契。

“不……先生,先……啊!九爷!求求你,求求你不要……我不知道,不……”

男人修长的指落下,只是随意几个撕扯,百里夏身上那套连衣裙已经被他撕成碎片。

他炙热的大掌覆在她身上,瞬间烫痛了她的心。

不……不要这样……

“从来没有人敢在我面前出尔反尔,夏夏?”

他笑,将她翻了过去,倾身贴近。

“你该庆幸,你今晚成功引起了我的兴趣,否则,等着你的极有可能是外头那两个保镖,或者,更多?”

男人用力压下,百里夏慌得失声尖叫了起来。

“不、不要这样!啊……别这样,放开!坏人!放开……啊!疼……”

撕裂般的疼,疼得百里夏额角不断在溢汗。

这么疼,他是不是已经……已经强行要了她?

她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只知道疼起来的时候,身体那份炙热却莫名减轻了几分。

有点……有点舒服……

“嗯……不要!不……为什么是我?为什么……啊!走开!走开……”

“为什么是你,也许,总有一天你会知道。”

豆大的汗水沿着慕枭九冷毅的脸不断滑落,一滴滴落在她雪白的胸口上。

在上头,染开朵朵晶莹剔透的水花。

明明人就在他身下,但,该死的,居然……差距太大,有点困难……

从来没想过,男人的自豪有一天竟会成为阻碍!

这丫头很明显从来没有被人调、教过,要不然,也不会紧成这样……

他大掌落在她不盈一握的纤腰上,才刚加重点力道,百里夏已经痛得哭着尖叫了起来。

“疼……不要这样!放开、快放开……呜呜……”

眼角两滴清泪随着她哭泣的声音滑落,小模样儿可怜兮兮的,说不出的惹人怜。

从不知怜惜为何物的九爷,因为她眼角那两滴泪,一颗心竟莫名软了那么一下下。

忍了又忍,终于,他深吸一口气。

忍着几乎要将自己淹没的冲动念想,艰难地从她身上爬了下来。

随意披上浴袍,他转身出了门。

门外,夜华和两名保镖安安静静守着。

看到九爷出来,讶异在三人眼底只是一闪而逝。

夜华立即恭敬问:“九爷,需要什么?”

“……太小。”这两个字才刚出口,只见眼前门影一闪,房门已经砰地一声被关上。

视线里,哪里还有九爷的身影?

太……小?什么意思?

夜华足足花了好几秒钟的时间,才将九爷说的两个字的意思彻底想明白。

一转身,人以最快的速度往电梯跨去了。

小丫头……大概是头一回伺候男人,难得的是九爷居然对她起了怜惜的心。

弄点药总好过强行伤了她!

但,夜华不知道的是,这时候房间里的男人,对百里夏已经从刚才那点点怜悯,瞬间变得气愤了起来。

看着穿上自己的衬衫,从二楼阳台直接跳入下头喷水池的那道娇小身影。

慕枭九不知道自己这一刻应该要掐死她,还是让人将她带回来,在床上狠狠弄死她!

对女人一向讨厌的九爷,难得今晚对这丫头有了兴趣。

这会,人居然宁愿跳楼,也不做他的女人!

看着在喷水池里跌跌撞撞爬上来的百里夏,再看一眼自己胯、下……

忍着爆粗的冲动,他回到房中将手机拿起,对着手机另一端的人沉声低吼。

“逃了,找个冷水池,将她扔下去清醒一下。”

被下了药还敢逃跑,胆子还真不小。

不过,性格这么倔,像只不认输的小猫一般。

这点野性,倒是让人有点期待了起来。

以为这么容易就能从他手低逃出去,简直太天真!

小丫头,等下次见面,一定会给你一段毕生难忘的经历!

百里夏在一家小酒店的房间醒来,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临近中午的时分。

刚清醒过来,两条腿之间立即传来撕心的痛,痛得她差点忍不住低叫起来。

清晰的痛,让昨天晚上那些镜头一幕幕回到脑中,一瞬间,连心脏都忍不住被撕痛了起来。

那个叫九爷的男人,他跻身在她两腿间,几乎撕裂了她。

但他后来不知道为什么离开了,借着被他弄出来的痛楚,捡回一点点意识的她从二楼跳了下去……

后来身体又开始热了,似乎有人将她扔到冷冰冰的湖塘里,再后来,她想不起来了。

现在……一想到自己还在陌生的房间里,百里夏心尖一抖,什么都不管了,忍着痛吃力地撑起自己。

房间里除了她再没有第二个人,百里夏松了一口气,真的很怕再看到那个恶魔一样的男人。

床头柜上有一套崭新的衣服,她手脚无力地穿上,收拾好自己便匆匆离开。

幸好,没有人拦她。

离开酒店之后,居然发现衣服口袋里有些现金。

她在街上拦下一辆出租车,让司机赶紧开往医院。

百里夏还没有买手机,钱都花在给妈妈治病上头了,如果不是急着离开那个地方,她连出租车都不想打。

在医院门口下车,她拉拢好自己的衣服,仔仔细细检查过,没发现有问题,才拖着两条腿往医院迈去。

她要找舅舅问个清楚明白,问他为什么要出卖自己!

但,百里夏没想到的是,她到医院的时候,妈妈已经在手术中。

家里的长辈们将她臭骂了一顿,百里夏只能受着,关于自己昨天晚上去了哪里,一个字不敢说。

从长辈的口中,才知道有人来帮妈妈付清了手术的钱,还有后续一个月的医疗费。

大家都在猜测是谁,百里夏只能当不知情,默默守在一边。

而舅舅……在那天之后,再没有出现过……

……

虽然有人出了钱给妈妈治病,但,百里夏也没有闲着。

在妈妈的手术成功做完的第三天,休息好的她找到了一份暑期工,在一家大企业盛艺集团当临时插画手。

日子一天天过去,医院公司家里三边跑,虽然忙碌,但日子过得很充实。

那天晚上被撕裂的痛已经好了,那件事情也被她努力揭了过去。

那个叫九爷的男人,哪怕忘不掉,但至少,不会再频频让她半夜从噩梦中惊醒过来了。

日子过得很平静,直到那天,盛艺集团迎来了一个重量级的大客户,她的平静再一次被打破。

因为来宾身份实在太尊贵,董事长嫌公关部的女孩子人数不够,竟在她们这些暑假工里也抽了一部分长得漂亮的女孩子,临时加入迎宾的队伍。

能得董事长这么重视的人,绝对是贵宾中的贵宾,女孩子们一个个往大夏前头停车场望去,都在翘首以待呢。

百里夏也在迎宾队伍中,对于来人是谁,她一点不感兴趣,想的是今晚回去要给妈妈熬什么汤。

等女孩子们倒吸凉气甚至尖叫的声音响起时,她才不经意抬头。

却不想刚抬头,便被那道投过来的视线,吓得连心脏都要停止跳动。

“天啊!他好帅,太帅了!”迎宾队伍中,有女孩在低低地尖叫。

“真的好帅,我、我心脏受不了,老天,我要晕了……”

“据说,他是慕氏的太子爷。”

“慕氏!是晋城三大家族之一的慕家吗?我、我腿软……”

“不仅这样,我还听说他除了是慕氏的首席,私下还有很多产业,大家叫他九爷。”

“九爷在看我,他在看我!我真的要晕了!”

“胡说八道,他在看我!”

“……”

女孩子们七嘴八舌的声音响起,吵吵闹闹的,却始终无法分散百里夏半点注意力。

因为,那道视线火辣辣地直射过来,明明看着有火焰在燃烧,却又在一瞬间,似成了冰山。

一热一冷,让百里夏浑身止不住一阵又一阵的颤抖。

“他……他在看着夏夏!”有人似乎发现了天大秘密,立即惊呼。

百里夏更被吓得连鼻尖都凉了几分,再抬头,却见慕枭九已经在众人的拥簇下走远了。

他走在人群中,十几人走在他身旁。

除了一直在恭恭敬敬向他说话的齐董,整个盛艺集团那么多人,没有第二个敢靠近半步。

那个叫夜华的男人一直走在他后方,亦步亦趋跟着。

大家也都跟在身后,一脸谨慎,连大气都不敢透一口。

这么大的排场,这么强悍霸道的气势,百里夏活了十八年,除了他从来没有见过第二个人能拥有。

盛艺集团也不是什么小公司,在这里都是很有名的,可是,就连老板都对他那么巴结。

慕氏首席这个身份,是不是真的那么可怕?

“刚才谁说九爷在看着百里夏?”等十几人走远,迎宾队里立即有人不满了起来。

几个女同事走到百里夏跟前,眼底全是不屑:“也不瞧瞧自己长什么模样,居然敢肖想我们九爷。”

“你知道他是谁吗?慕氏首席知不知道?那个随便跺一跺脚,整个晋城都会抖上三天的男人,他会看你?”

“痴心妄想的人我见多了,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就是,刚才九爷分明是在看雅雅,谁看这个丑八怪?”

周围二三十人笑得不怀好意,百里夏却始终不怎么在意,对这种事情没什么兴趣。

那个叫雅雅的女孩倒是没有参与,只是淡淡看了百里夏一眼。

轻轻哼了哼,便举步往大堂走去。

她和其他人不一样,她是齐董的女儿齐雅。

她来这里也不是和她们一起迎宾,而是想先一步来看看那个传说中像个战神一样的男人。

现在她看到了,慕枭九,近看这男人,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帅气迷人。

她长这么大,慕枭九是她见过的男人中,最有魅力最好看的那个。

九爷,这个男人她要定了!

“雅雅,等会是不是要给九爷表演?”一个女孩追了过去,巴结地问道。

齐雅笑得温婉,风中,传来她优雅清脆的声音:“没那么快,爸爸说得要午休过后,不急。”

虽说不急,但,走起来步伐却一点不慢。

几个女孩追了过去,羡慕妒忌恨了起来。

“雅雅小姐穿起COS的服装不知道有多好看,下午一定会迷得九爷神魂颠倒的。”

“那还用说?”另一人也帮腔。

“刚才九爷就是看着我们雅雅,看得目不转睛的,才不是看那些乱七八糟的丑八怪。”

齐雅笑了笑:“别乱说话,说不定,人家只是在看风景。”

“雅雅小姐不就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么?嘻嘻……”

几个人走远了,周围迎宾的女孩子们也散了去,里头的接待任务轮不到她们了。

大家临走的时候,还不忘给百里夏丢去几个或是嘲讽或是怜悯的目光。

和董事长的女儿抢男人,结果不是早注定了吗?

百里夏其实真的不在意,她唯一在意的是,刚才慕枭九那道冷冽却复杂的目光。

但愿他真的只是在看齐雅,千万……千万不要看她。

那夜的恐怖记忆涌上心头,一幕幕萦绕在脑海,始终挥散不去……

他压在她身上,两条比她小腿还粗的铁臂将她紧紧禁锢。

热汗不断从他脸上滑落,一滴滴落在她的胸口,却又在瞬间被他恐怖的力量撞得飞溅出去。

在他身下,她完完全全没有半点挣扎的余地,只能任由他残忍蹂躏。

如果不是他后来自己放过她,她一定会死在那个夜晚,死在他的身下的!

九爷,这个才不过二十八岁的男人,早已经像个魔鬼一样,狠狠烙印在她的心里。

“夏夏,对不起,刚才我只是不小心说漏了嘴。”

人都走了,见百里夏还愣愣站在那里,与她同龄的宁安然轻轻扯了扯她的衣角。

刚才她明明真的看到九爷的视线落在夏夏身上,又不是在撒谎,是那几个女人自己看错而已。

但她也没想到会因为自己的话,让夏夏被那些人针对。

“对不起。”她小声道歉。

“做什么?我没事啊。”百里夏被她扯了一下,终于把神游的意识扯回来。

和宁安然一起往大堂走去,她笑得有几分苍白:“这里没我们什么事了,赶紧回去做事吧,我还有好几幅插画没有画完。”

“我也是。”见她笑了,宁安然才算安了心。

两人牵着手往大堂走去,没想到刚跨入大堂,一抬头就看到一道高大的身影从电梯出来,来人身后还跟着百里夏所在的美术部部门经理。

看到夜华,根本不用思考的,百里夏第一时间就想逃。

可这次,他们的目标很明显锁定了她。

“夏夏。”苏经理还是头一回这么亲热地叫百里夏,率先追了过来,他一脸笑意:“夏夏,夜先生找你呢。”

“苏……总。”百里夏呼吸很乱,面对那个已经走到她面前的夜先生,她不愿意多看半眼。

夜华却直盯着她,态度算得上温和:“百里小姐,九爷要见你。”

“九爷”这两个字,让百里夏本来就苍白的脸更吓得连一点血色都没了。

她下意识退了半步,苏经理却依旧笑吟吟地说:“夏夏,九爷点了名要你去,这可是天大的恩赐!快去吧,别让九爷久等了。”

虽然不知道百里夏和九爷是什么关系,但,九爷要的人,怎么也得要在最短的时间给他送过去。

恩赐!百里夏对这两个字说不出的厌恶。

又不是古代君王,居然连“恩赐”这种字眼都用上了!

一旁的宁安然早在夜华说了九爷要见百里夏之后,已经彻底愣住了,根本反应不过来。

百里夏还想找借口拒绝,夜华也先一步沉声说:“九爷最不喜欢等,百里小姐,还是不要让九爷不高兴的好。”

见百里夏一张小脸刷地变得更惨白,他终于淡淡笑了笑:“走吧,九爷不会吃人,别怕。”

微信篇幅有限,后续内容和情节更加精彩!

继续阅读《豪门第一宠:大叔,求放过》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继续阅读。

↓↓↓

阅读原文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