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科技的创造力


想及时解决企业技术问题就立即关注我们的公众微信账号:科技6。
  亚洲西部边陲,地中海、死海、红海紧紧包围的这片狭长地带,当年是马克?吐温笔下的“满目荒凉、静寂而悲哀”的土地,如今已是世界上最有活力的经济体之一。  半个世纪以来,以色列人以其智慧和技术创新使这个原本贫穷、位于地中海沿岸的狭长小国变成了获得人均风险资本投资最多、国民研发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第一高的国家。  以色列驻华大使安泰毅(Amos Nadai)告诉《中国经济周刊》: “每年都有许多人来以色列探寻以色列人科技创新的奥秘。”技术没有姓 微软公司总裁史蒂夫?鲍尔默曾说,微软“既是美国人的公司,也可以说是以色列人的公司”。微软占据核心地位的以色列研发团队人数多达1万,就是他们创造了改变整个计算机行业的新芯片Banias(在中国被译为“迅驰”)。这个小小的芯片成为英特尔2003年至2005年销售业绩增长13%的主要来源。不过,英特尔公司的一位高管也曾坦言,管理5个以色列人比管理50个美国人还要费劲,因为他们会一直不停地向你提问。  除了这种不断质疑和挑战现有技术的工作态度,以色列成功的另一原因还要归功于“跨行业”间的技术转换。技术没有姓,它不专属于任何一个领域。技术在军事、国防、医药、工业各领域间自由转换,缔造了不少成功的传奇。  以色列TEUZA风险投资基金合伙人柯悦吉(Gil Kerbs)告诉记者,在某一领域内“发现问题”的企业家往往会从另一看似“毫不相关”的行业获得灵感。“所以,在以色列你不要惊奇于一位做着医药企业的企业家曾经从事的是国防事业,又或是曾经的一位农业公司高管现在从事的是化学工业。”  柯悦吉举例,传统照胃镜的手段是将一条管子伸入胃中,医生借此观察食道、胃和十二指肠的病变,但这个过程当中病人极为痛苦。“天赐影像”(GIVEN IMAGING)使用的是一种名为“药片摄影”(PILL CAM)的技术,即病人通过吞服一个带有微型摄像头的小药片来帮助医生获取整个体内的情况,达到真正无痛的目的。而事实上,该技术发源于军事国防的火箭技术。“企业将火箭发射中所需的精准角度、方向测试等运用到了医疗之中。”  另一个转化的例子与低碳技术息息相关。节水一直是以色列最紧迫的问题。柯悦吉告诉记者,经研究表明,有20%的水是在管道运输中流失的,因为管道内部有许多肉眼不易察觉的小洞。以色列的企业家转而利用医学上的超音波核磁共振技术NMR(nuclear magnetic resonance)找到这些洞。这个技术后来被用到运输石油和炼油厂当中。中以绿色贸易  ”让一片沙漠开花”是从以色列建国开始就有的口号,如今,以色列在国内资源贫乏、时局不稳的情况下仍然实现了高速的增长,技术创新功不可没。”以色列耶路撒冷科技园区全球事务执行董事康荣(Laura Kam)告诉记者。  以博弈论获得2005年诺贝尔经济学奖的以色列著名经济学家罗伯特?欧曼说,“一个紧张、冲突或者危机的局面,有时候可能反而有助于创造力的产生,有时候危机会引出人性最好的一面。”  以色列国内经济不断发展的同时,中以贸易不断攀升。  世界上每3秒就会发生一起身份盗窃事件。由以色列PerSay公司研制的声纹识别系统已被以色列的三大银行和贝尔加拿大电信企业采用。TUEZA在广州的安能通信技术有限公司正在向招商银行提供语音生物计量技术,用于防止欺诈性的语音盗窃。“在中国,信用卡、电话诈骗现象时有发生,正是看准了这一时机,我们才将该产品带到了中国。”  用于运输石油的核磁共振技术NMR也来到了中国,目前中石化的北京燕山炼油厂已经开始使用这项技术。  “虽然目前以色列与中国的贸易额还赶不上美国,但是以色列一直将中国市场视为与美国市场同等重要的地位,”柯悦吉说,“并且我相信中国市场超越美国市场会在未来的十年间实现。”  以色列人在中国的日子要比在欧洲的日子轻松得多。柯悦吉告诉记者,“首先,我们比那些”观光客”(近几年才发现中国是一个新兴市场的人)早到中国一步;第二,中国人对犹太人没有丝毫的敌意,确切地说,这里很欢迎我们。而TEUZA要做的就是“找到中国的需要,从以色列带来合适的技术”。
  据以色列驻华使馆商务处和IMF提供的数据,2010年以色列GDP总量为2171亿美元,世界排名第90位;人均GDP为29500美元,世界排名第29位。以色列人口747.3万(2010年7月),其中犹太人约占80%。  风险资本投资260美元/人  世界第一:2009年,以色列人均风险资本投资达到260美元;截至2009年5月,在纳斯达克上市的非美国公司数量63家;国民研发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最高(2008年达到4.5%,高于日本3.2%、美国2.7%)。

  科技牛是中国领先的产业与技术对接平台,立足于科技服务领域的优秀服务提供商,帮助企业完成与高校成果的有效对接,从而实现产业升级。  目前已和上海交通大学、复旦大学、华东理工大学、上海理工大学等著名高校科研人员建立了广泛的合作,在技术转移转化方面已取得一定的成绩。  我们的目标就是打破高校的常规与体制,让科研队伍与企业挂钩,科研技术市场化,解放生产力,实现高校与企业的共赢局面。 点击“阅读原文”即可填写提交科技需求表格

阅读原文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