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头条 | 子风的诗


长江诗歌公众平台

《长江诗歌》纸刊选稿基地

每月一期,至今已出158期

不薄名家,尤爱新人。

只要你有好稿件,我就舍得大版面!

作者简介

子风,本名李春林,1990年毕业于安师大教育系,教育学学士;安徽省特级教师;安徽省中学政治专业委员会理事;安徽省中小学教师培训首批专家;安庆师院成教学院政治学院聘任教授;安庆市教育局督学;安庆市政治学科带头人;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1990年开始文学创作,主要以创作新诗和散文诗为主。2005年获散文诗“校园诗星”奖称号,已有35篇幅作品刊发于:《诗歌月刊》、《皖江晚报》、《散文诗》、《诗歌周刊》、《中国散文诗》、《长江诗歌》、《关雎爱情诗》、《中国文学》、《安庆日报》、《中国风》、《振风》、《当代作家》、《中国诗人阵线》、《中国最美风景》等。

长江诗歌出品

我们丢弃的是我们自己(组诗)

1.你害怕的正在四处逃窜

树木喜欢虚化的风,在风的内核里死亡或新生

黑色的水流驯养了成群的麋鹿

它们是狼和虎的最亲的家邻,虽然充满血色迷茫

鲜花对于生活并不重要

而我们硬是将它们打扮的像新娘一样

然后强奸所有的认知和睿智

包括驯兽师、杀猪器、祭祀的器皿、沾满神鹿鲜血的祭坛

都被放入绞杀的机器

神只能在遥远的天空望洋兴叹

你还有什么办法呢?

除了你清醒的尊严,你早已被宰杀

你害怕的正在四处逃窜

2.鲜红的血液并一定都是鲜血

每个清醒的灵魂,都会记住鲜血的味道

伟大正在充满屠刀的路上消失

就像消失的村庄、海洋、河流和道路

你再也无法看到清晰的草原、池塘、稼穑和田野

连吹过脸颊的风都充满血腥

虚妄的一切正以正义的姿态掠杀一切善良

那些闪亮的物质都被强暴过

就连襁褓中的婴儿,甚至未出生的母体中的生命

它们也未被放过

神马的血浆即将漫过天际,血红的太阳正如“残阳如血”

这时,

你看到鲜红的血液并不一定都是鲜血

3.放下的屠刀正在趟过一滩污水

钢铁在潮水中腐朽,朵朵鲜花映入眼帘

放下屠刀,惹得佛祖郎朗大笑

那些妖魔鬼怪从树上落到地上生根发芽

我们得到沾染鲜血的果实,像傻子一样享受恩惠

还有什么比狼心狗肺还好吃呢?

那些放下的屠刀又一次蠢蠢欲动,面对苍翠欲滴的美色

西风变成了东风,南洋换成了北洋

只有飞机的残骸在昭示着生命的可贵

而,佛祖之上的另一面另一枚果子正在承受内伤

其实,我们只是一群孕育罪恶的羔羊

佛祖的经纶却放纵了世间等待救赎人性之殇

狼或者食肉者才是这世界的主宰

没有我们的罪恶,

他们的灵魂永远得不到上天的韶华

所以,放下的屠刀正在趟过一滩污水

4.无法穿越的灵魂只是寂寞的衰草

灵魂的飞跃一直是一把椅子死亡的影子

我们总是战败于黑暗中的白

一枚棋子在自己的手中,不敢落下

而,另一枚棋子却重重的切中身体的要害

我们一直在死亡的阴影中

追逐时间的拐点或者苍茫石头上的花朵

崇拜花草能让我们的灵魂在风雨中得到药效的安慰

那些寂寞的蝴蝶和飞逝的恩宠

能让豢养的谎言一遍又一遍地远离家乡

酒和思念的花语在寂寞中肆虐

一次又一次的梦中,我们与祖先无法相识

面对焦虑的寂寥和迷茫的炊烟

我们无法穿越的灵魂只是一丛寂寞的衰草

5.其实,我们每天都活在虚妄的谎言中

行走于植物之间的头颅,会晦涩于一滴水的语言

远飞或逃避是没有意义的,特别在这个年代

赤橙黄绿青蓝紫已经失去了原有的色彩,

包括眼睛跌落在镜子里面的眼神,是那样的没精打采

我们每天漫步的街头或高楼都暗藏着寂寞的刀子

一把寂寞的可以忘乎所以的刀子,它们在暗处伺机而动

伤害是不可避免的,近乎于肉体的疼痛

没完没了的谩骂、诅咒、悔恨,而后痛苦凌厉

仿佛依在兽的怀里,等待死亡的到来

酒才是生活中谎言最为忠实的朋友,可以说没有酒就没有诚实可言

除了酒,

其实,我们每天都生活在虚妄的谎言中

刀子一样凌厉的谎言中

                    

6.还原,我们离生命的原始本质还有多远

突然觉得自己这一生都在记忆某个角落的伤悲

花语的失落,流水的飞逝

一株花的衰败,一只小鸟的死亡

对某一个人的死心塌地的青涩

总想把那些曾经伤害的时间碎片还原为最初的梦想

突然发现自己的生活非常神秘的宿命

许多飞奔都会回到生命的原点

总想重新开始一些游戏

比如水穿过阳光落在忏悔的花朵上

比如愤怒的火焰燃烧海洋之后的吻别

还有生命的长度是否可以从夜空的星星获得诠释

总想将那些跌进谷底的尘埃还原为最初的梦幻

还原,

是穿越生命的最后诉说

是我今生无法抗拒的诱惑

是对你嫉妒的折磨留下的浪漫痕迹

是流入生命深处的永恒之城

是离生命最近的原始本质

7. 我们在时间的黑洞里旅行

春天的天空,飘荡着巨大的幸福

那里有很多黑洞,黑色的妖孽

在跳着紫色的浪漫舞蹈

在等待着我们的红尘之旅

在消失着我们无法重复的时间

这一生,其实我们看不见自己

那些黑色的媚谀和梦幻

我们在去黑洞的路上,痛苦的氤氲弥漫死亡

蓝色的大海盛满温馨的泪水

我们抛弃一切,依然如故地前行

在黑色的隧道里,追寻梦想中的玫瑰

一些虚妄的花瓣和幽香

我们总是习惯逃避,那黑色的幽默

总是让一些鲜花盛开在离别的伤感

让黑色的衣服包裹了城市和乡村

鲜艳的色彩之梦,是无处不在的陷阱

它们可耻地吞噬了我们的爱情

还有未来得及出生的孩子

以及伤不起的土地,雪和春天

8. 我们在黑暗中燃烧自己

总喜欢翻开夜风的日记

寻找黑暗中真实的自己,两个人对立的世界

山峰与海洋的气息盛满缠绵的谎言

我不需要伤口上的立场

我从夜色中拥有虚妄

那在冷漠里离开的背影

黎明即起的缝隙,充满黑色的芳香

所有的动物与植物的根、叶子、种子

都在发泄最后的醉意

我持有的那朵玫瑰已被采用

了无遗憾的燃烧

梦里那些紫色的薰衣草

越来越讨厌受伤的温柔与善良的表达

唯美的句子都在黑暗里

抵达远方的山河与江湖哦

我们在黑暗的夜里行走

为了明天的太阳

我们在黑暗里燃烧了自己

9. 那一刻,你看到的不是我

不断有人抱怨说:世界每天都在变化

而我们每天面对的还是一样的烦恼

花儿朵朵,盛开的或死亡的

绕不过同一棵树

鸟儿飞飞,飞翔的或走失的

存在于同一种空语

我们呢,那些曾经伤害或罪恶

将换来眷恋的千疮百孔

在清晨凄迷的光线中,你看到的肯定不是我

我们总是踏着毁灭前行

侵袭的勇气,高过山林、天空和海洋

血液铺满大地,数字化的尸体随处可见

梦想中的光明,在一次一次的噩梦中黑暗袭来

我们许下的承诺被自己践踏

在满是伤痕累累的屠戮中,寻找种子和桃核

在渗满死亡的恐惧心理里,等待另一种新生

诸神送来了前往地狱的马车

我们即将逝去已有的家园或祖先的坟茔

那些充满泪水的沉默,不再是梦想的道路

我们在鲜血直流的河流中,换乘黑色的衣服

在渗满血水的垃圾中,吞食自己遗弃的面包

墓碑啊,不再承接心灵的宁静

那些凄惨的疼痛,穿透天空

像影子一样的音乐,自土地的深处传来迟暮的忏悔

关于我们

首席顾问:于    坚  王明凯  师运山  

                   张    华   赵宁章  重    阳  

                   梁上泉   章锦水  傅天琳  

                   蒋登科

创刊日期:2003年3月18日

国内刊号:CN 22-0896/B

国际刊号:ISSN 2226-2814

主       管:中华新韵学会    

协       办:中国青年诗人协会    

                   中国作家记者协会

                  重庆巫山县作家协会

电  子  版:http://cjsg.ceepa.cn

投稿邮箱:cjsg2003@126.com    

                     cjwx2003@126.com

主编微信:13967919539

出版周期:纸刊每月18日出版。

赞赏声明

       打赏纯属公益行动,自愿参与,量力而行。稿件所得款项50%将作为稿酬支付给作者,优秀稿件入选《长江诗歌》纸刊,每月一期,用稿量大。另外50%,我们将投入到《长江诗歌》纸刊出版事宜当中,主要用于补贴昂贵的印刷及邮资费用。如果相关作者发现自己的作品被人打赏了,请加主编微信,并说明情况,告知真名,我们会严格确认。原则上一个月一结(每月5-10号,结上一月的打赏,我们会及时与作者取得联系,联系不上的作者有劳主动与主编取得联系)。不愿自己作品被人赞赏者,来稿时请注明。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