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虎娱乐导航【散文】卢婷婷︱外婆


外婆

◎卢婷婷

外婆去世已经十八年了,但每每忆起,往事依然历历在目。她的温婉优雅,她的勤劳善良,她的聪慧冷静,她的贤良淑德,似是昨日。

外婆姓高,是二十年代的人,娘家住凤山村。记忆中,外婆的手很温暖。她从不打骂孩子,无论是她的儿女还是她的孙辈。我从小生活在外婆家里,对她的感情颇深。记得小时候,比较怕生,总害怕去幼儿园,每每此时,外婆都会陪我听课,我牵着她的手觉得很踏实。外婆家在东巷,每次放学,外婆总站在巷口等我,远远地看见贤淑的外婆,我总是很欣慰,无以言表的喜悦。外婆拉着我的手,我觉到了那只手的温暖。到了中学,每次中午回家,总要找借口去外婆家,多半时候,她在做饭,总是把刚炒好的菜加在馍馍里递给我,热热的,很可口。

外婆的手很巧。她爱织毛衣,各种花色在她的手中都变得很容易。闲暇时,外婆给孩子们织围脖,毛衣,款式很新颖。在寒冬,倍感温煦。母亲从小爱读书,而不擅长缝补织物,但我身上总穿着各款独特新潮的毛衣,有一部分是外婆的作品。舅舅是家里的老大,还记得母亲常说,外婆把舅舅穿过的旧衣,拆洗后给大姨,母亲,小姨穿。虽然是旧物,但经过外婆的手,那些毛衫总会成为邻里孩子艳羡的衣服。

外婆很勤劳。小时候,外婆的父亲过世很早,外婆的母亲一手拉扯了三个孩子,一男两女。从小,太祖母要求严格,外婆和她的姐姐每天纺线卖钱,天黑了,也点煤油灯熬夜劳作,艰难度日。十四岁那年,外婆嫁给了姥爷,虽说家境不错,早年做生意,但姥爷的母亲不太会做家务,所以很多家务都落在了外婆的身上。一到过年,姥爷家人丁颇多,除了家里的亲属,还有打理店铺的伙计。置办年货的重任,主要由外婆一人承担,但外婆仍然处理得井然有序。

外婆很爱干净。她总是坐在铺得平整的炕上,静静地聆听孩子们的故事,微笑着,画面还是那么清晰。外婆娘家在凤山村,孩提时她总领着我去转娘家。一辆三轮车,一个笑容可掬的老人,记得要走很远的路才能到,但总是暖暖的。外婆到了娘家也闲不住,帮太祖母打扫卫生,缝缝补补,而我在院子里玩,隐约听着大人们似懂非懂的闲谈。记忆中一切都很美好,随着时光又将淡去。但感恩情怀却终未失去,依然伤感,依旧留恋。

每逢佳节,总能忆起外婆慈祥的笑容。饱经风霜的脸,深邃明亮的眸。外婆六十多岁的时候,就没有门牙了,也咬不动硬的东西,适逢那季吃松子,看着外婆难以品尝到美味,于是我偷偷买了半斤松子,在学校给外婆剥了一包,放学后,迫不及待地将战果递给了她,外婆很感动,隐隐中看到她眸中的泪花,连声说:“婷长大了,长大了。”她用纤细的手指摸着每个果,都不忍于品尝。她坐在铺得平展的炕上,摸着我的手,我也慵懒地趴着,静静地体会着外婆的指尖划过我的指缝。那时,感受到外婆的手很柔软,一种稳稳的幸福。

弹指间,外婆有了重孙蒙蒙。蒙儿从小性急,蹒跚学步时不会走路,就要跑了。那年外婆70,家里没人时,外婆照看小重孙,而蒙儿一刻不闲,如小老鼠一般,在炕上爬来爬去,外婆在他的衣服上拽着他。在地上跑时,外婆跟在蒙儿后面,守护着小家伙以防他摔倒。外婆的那双手,抱养了很多儿女孙辈,甚至曾孙辈。

98年,刚上高中,每每放学,我依然如故地去外婆家,看她抑或蹭吃,但外婆的身体每况愈下。每次去外婆家,外婆总是拉着我的手,轻柔地抚摸着每一寸皮肤,生怕没有机会。有时,我去外婆家坐在她的病榻前,看着她打点滴,拉着她的手,静静地坐着等候,外婆困倦地躺着,微弱地语调娓娓道来,周围的一切似是停滞了一般,只能聆听到点滴的声音。那日,中午放学,我和一群同学谈笑着回家,突然一位邻居跑来说:“你外婆去世了。”那时,我不敢相信这种真相,也不想接受现实,但到了外婆家门口,看见满目的亲人邻居,感受到低沉的氛围与外婆逝去的悲恸。呆滞中渐渐接受了不想接受的事实。走到正房,满眼的至亲,看到外婆穿上了上路的衣服,泪水浸透了双眼,朦胧眩晕中听到外婆的呼唤,外婆真走了,迷离徜恍中看到和善的她款款走来,依然微笑,依旧如故。

往事已矣,多年后,外婆的音容笑貌依然在眼前浮现。每每回忆起逝去的日子,总有种莫名的悲伤与失落。无论何时,外婆永远是我们的楷模,平凡中的伟大。她虽然只是一位家庭主妇,但教会了我们宽容,善良,大气,勤劳。

(插图来自网络,与文章内容无关,特此致谢)

【作者简介】

卢婷婷,80后,甘肃秦安人,现居天水。就职于天水某学校,从事教育工作。业余爱好写作,旅游行,喜欢简单有趣的生活。个人微信号:wind9966xin。

【刊名题字】李广志

【本刊主编】成永军

征文启事

为出版亲情散文集《父亲,母亲》,本刊特举办以“父亲”“母亲”为主题的征文活动。有意者请将文章定稿及个人简介(150字以内)、照片、插图等一并发来。

文章要求真情实感,字数在800-3000字之间。格式为每段开头顶格,宋体小四号字体。插图、照片等需单独发送且小于5M。作者文责自负,请勿将其他微信公众平台发过的文章发来。稿酬为一月内读者打赏金额的50%,其余作为平台维护费用。投稿作者请关注本平台并加主编微信ygk13893713797以便联系。

投稿邮箱:616860905@qq.com

《阳关文学》编辑部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